盘点一下2018上半年在主刊上撤稿的那些文章

2018-07-10阅读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0710/619ee52dfd344daba7fe76f7f23c1838.jpeg

CNS主刊在我这种普通科研工作者的心里是一道亮丽的彩虹,可望而不可即。虽然我们发不了主刊,但是却十分喜欢围观,特别是发在主刊上的那些重磅新闻。CNS主刊上发表的文章一般都是领域最前沿的科学,需要经过多位顶级科学家的严格审核才能被录用发表,因此主刊上的文章通常不会出现学术不端的情况,但是凡是总有例外,如果主刊中真有造假的文章出现,必定会引起较大的轰动。今天我就给大家盘点一下今年上半年在CNS主刊上遭撤稿的文章。

Nature杂志上的撤稿文章

今年上半年,Nature杂志总共撤稿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文章于2017年发表,通讯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的Pritchard HD教授,这位科学家发表文章的质量高的出奇,总共发表6篇文章,4篇nature和1篇science。但非常不幸的是,去年发表在nature上的文章于今年3月份遭撤稿,这将为他辉煌的科研生涯填了一处败笔,目前这篇撤稿论文已经被引用35次。

第二篇文章于2015年发表,目前已经被引用85次,通讯作者是美国科学院院士 Littman DR教授,这篇文章撤稿的原因是论文的主要结果无法重复,因此通讯作者主动要求撤稿。冒昧的问一句那些引用了这篇文章的人,能不能长点儿心,主要结论都不对,岂不是很尴尬。

Cell杂志上的撤稿文章

今年上半年,Cell杂志总共撤稿了三篇文章。第一篇文章于2013年发表,2018年2月遭撤稿,总共被引用367次,在当年可是引用次数较多的热点论文。通讯作者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Kenn Gerdes教授,本文撤稿的主要原因是文章中所用的一些细菌菌株受到可溶性噬菌体的污染,导致结论错误。

第二篇文章于2016年发表,2018年4月遭撤稿,总共被引用32次。通讯作者是美国NIH的Kenn Gerdes教授,本文撤稿的主要原因是作者随意篡改数据,故意造假导致论文结论明显错误。

第三篇文章于2005年发表,2018年4月遭撤稿,总共被引用136次。通讯作者是美国圣路易斯大学医学院的Dorota Skowyra教授。

本文撤稿的主要原因是图片的重复使用,下面大家一起来仔细找找,记得带上放大镜额。

在图1C中,多处存在图片重复使用的现象,特别是条带较浅处。

在图1A,1B和1F等多个图中,均出现明显裁剪,过度曝光以及图片重复使用的迹象(大家仔细找找,反正笔者没有看出来,网友果然是强大无比)

在图2A和2B中,存在图片重复利用以及过度曝光的迹象。图中有颜色的方框均已注明。

Science杂志上今年上半年没有被撤稿的文章。

经过统计,笔者发现近十年来CNS杂志上文章撤稿数(2008-2018)非常少。

文章的可信度需要科研工作者和编辑共同推进,只有真实的科研成果才能促进科学的蓬勃发展,所以科研人员应该牢记诚信二字,这样才能真真切切体会到科研的真谛。

Powered by 搜狐快站